中国电疑超2亿条用户信息被卖 低至0.01元 条
更新时间: 2020-01-09

1月3日下午新闻,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颁布了《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二审刑事裁定书》。

经法院二审审理查明: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为中国电信股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数据库获取区分不同业业、地区的手机号码信息提供给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涉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

法院一审法院判断,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打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五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八)项、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陈德武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陈亚华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姜福乾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杨奚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被告人王玉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犯罪所得人民币2000万元,被告人姜福乾犯罪所得人民币14508.6元,被告人杨奚犯罪所得人民币30万元,依法予以追缴,上交国库。已扣押的作案东西电脑主机、笔记本电脑、手机等,依法予以充公。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以下为刑事裁定书齐文:

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等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发布审刑事裁定书

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9)浙10刑末692号

原公诉机关温岭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德武,男,1973年2月11日诞生于江苏省射阳县,汉族,硕士研讨死文明,住民,住上海市徐汇区。2016年9月27日因涉嫌侵略公民小我信息罪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扣留,同庚11月3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拘捕,2017年7月6日被台州市椒江区人民审查院决定与保候审。2018年3月17日果涉嫌对付非国度工作职员行贿功被台州市公安局刑事扣押,2018年4月23日被遵章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管所。

辩解人王正洋、郭实凤,北京市君泽君(上海)律师事件所状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亚华,男,1970年1月25日出身于江苏省射阳县,汉族,专士研究生文化,上海市学多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股东、总司理,住上海市徐汇区。因本案于2017年7月7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2017年8月11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刘智,北京市京师(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姜福乾,男,1986年9月20日出生于山东省平量市,汉族,大专文化,青岛目不暇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山东省仄度市,现住山东省青岛市李沧区。因本案于2018年5月16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22日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冯伟飞,浙江多联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杨奚,男,1989年11月12日出生于江苏省泰兴市,汉族,大专文化,安然普惠江苏分公司员工,户籍地江苏省泰兴市,现住江苏省北京市浦心区。因本案于2018年5月23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刑事拘留,2018年6月11日被台州市公安局黄岩分局转为取保候审。2019年6月11日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决定被持续取保候审。2019年6月20日经温岭市人民法院决定,被依法逮捕。现羁押于温岭市看守所。

辩护人张挺霞,浙江法锤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王玉,男,1985年8月2日出生于安徽省合菲薄市,汉族,大学本科文化,重庆市两江新区长运小额存款有限公司员工,户籍天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现住重庆市江北区。因本案于2017年8月7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分辨局刑事拘留,2017年9月5日被台州市公安局椒江划分局转为取保候审,2018年9月4日被温岭市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辩护人陈思,www.736677.com,北京年夜成(重庆)律师事务所律师。

温岭市人民法院审理温岭市人民检察院控告原审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王玉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一案,于2019年6月20日作出(2018)浙1081刑初1339号刑事裁决。原审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王玉不平,提出上诉。本院依法构成合议庭,公然休庭审理了本案。台州市人民审查院指派检察员陈真出庭履行职务,原审被告人陈德武及其辩护人王正洋、郭真凤,原审被告人陈亚华及其辩护人刘智,原审被告人姜福乾及其辩护人冯伟飞,原审被告人杨奚及其辩护人张挺霞,原审被告人王玉及其辩护人陈思到庭加入诉讼。现已审理闭幕。

原判认定:1、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系胞兄,被告人陈德武经得被告人陈亚华同意,以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牟利。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号百公司”)数据库获取区分分歧行业、地区的手机号码信息提供给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累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涉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被告人王玉自2015年开始受被告人陈亚华指使帮助陈亚华从“号百公司”数据库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发送到指定邮箱。被告人陈德武将被告人陈亚华提供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获得的赃款部分分给陈亚华。

2、被告人姜福乾于2014年1月3日至2016年9月27白天,以人民币0.08元/条至0.12元/条不等的价格向被告人陈德武购买公民个人信息1235万余条,支付人民币1482418元,以人民币0.09元/条至0.1元/条不等的价格在收集上出售给王某6、赵某2、张某3、高某、张某4等人,获利金额达人民币14508.6元以上。

3、被告人杨奚于2014年2月14日至2016年9月25日,以钱0.1元/条至0.2元/条没有等的价钱背被告人陈德武购置国民小我信息299万余条,付出人平易近币448630元,将购得公平易近团体疑息的80%阁下以购购本价出卖给其地点公司的部属职工张某1、刘某1、缓某、衰某等人,赢利金额达国民币30万元以上。

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王玉、姜福乾、杨奚分离于2016年9月27日、2017年7月7日、2017年8月7日、2018年5月15日、2018年5月2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被告人王玉、姜福乾、杨奚归案后,照实供述其涉案事实。

原判依据上述事实,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1、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第七十二条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条第2、三款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看院〈关于操持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条、第五条第一款第(五)项、第(八)项、第二款第(三)项之规定,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分别判处被告人陈德武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陈亚华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判处被告人姜福乾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被告人杨奚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判处被告人王玉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缓刑三年,并处奖金人民币十万元;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犯罪所得人民币2000万元,被告人姜福乾犯罪所得人民币14508.6元,被告人杨奚犯罪所得人民币30万元,依法予以追纳,上交国库。已扣押的作案对象电脑主机、条记本电脑、手机等,依法予以充公。

原审被告人陈德武以原判认定事实及定性毛病,其所销售的系裸号,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等为由提出上诉,要供改判无罪或宣告缓刑。其辩护人认为裸号不克不及辨认特定天然人,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原判所认定的2000余万元违法所得,年夜部门来源于其余项目跟支出,认定陈德武、陈亚华、王玉间构成共同犯罪出有依据,局部号码发卖于刑法修正案九之前,不克不及认定为犯罪数额。

原审被告人陈亚华以原断定性存在逻辑过错,本案所涉信息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其行为不形成犯罪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以为原判认定陈德武所发卖的号码均去自于陈亚华从号百公司所提取的号码、陈亚华向陈德武提供号码的条数为2亿余条、陈德武付出给陈亚华的钱均属犯罪所得以及陈亚华在独特犯罪中系正犯等证据缺乏;陈亚华等人的行为产生正在2013年至2016年9月间,原判适用两高《对于解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实用司法多少题目的说明》违背了法不溯及既往的原则,也不合乎从旧兼从沉准则,同时,侵占公民个人信息罪划定于2015年11月1日实行的刑法修改案(九)中,故即便要逃责,也只能针对尔后的行动;原判对被告人陈亚华度刑太重。

被告人姜福乾以其从陈德武地方购买的手机号码不属于刑法意思上的公民个人信息,且客观上不知陈德武所发售的手机号码起源能否背法等为由提出上诉,请求宣布无罪。其辩护人借认为原判认定姜福乾自2014年1月3日至2015年3、4月份时代所购买的手机号码来源于号百公司证据不足,《刑法建正案(九)》出台前所购买的手机号码认定为公民个人信息不法令根据,答宣告姜福乾无罪。

被告人杨奚以其行为实质上属于代购而非购买手机号码后出售,原判在盘算犯罪所得时已斟酌其所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存在40%的反复率,原判量刑畸重等为由提出上诉,要求适用缓刑。其辩护人也认为原判将杨奚为单元员工代购德律风号码的行为认定为购买后出卖取事实不符,且认定杨奚出售信息的条数错误及获利额错误,招致适用功令错误,杨奚归案后认罪立场好,犯罪主不雅恶性小,应依照罪刑相顺应原则对杨奚处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王玉以其主不雅上不具有明知的成心,所搜集的手机号码不属于公民个人信息,其所实施的行为属于畸形实行休息条约的职务行为,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系初奇犯,犯罪情节明显稍微,要求免予刑事处分。其辩护人认为一审合议庭未行评断即予宣判,法式违法,《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前的信息数量有若干、犯罪的开意若何构成等证据不足,原判未按照从旧兼从轻原则,也未将新法实施前的犯罪数目予以剔除便予下判,系适用法律错误。

出庭查察员则认为原判断罪量刑及适用司法并没有不当,倡议采纳各被告人的上诉,保持原判。

经二审审理查明:

1、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系胞兄,被告人陈德武经得被告人陈亚华批准,以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出售取利。2013年至2016年9月27日,被告人陈亚华从号百信息办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号百公司”)数据库获取辨别分歧行业、地域的手机号码信息提供应陈德武,被告人陈德武以人民币0.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获利金额乏计达人民币2000余万元,波及公民个人信息2亿余条。被告人王玉自2015年开端受被告人陈亚华支使辅助陈亚华从“号百公司”数据库获得公民个人信息收收到指定邮箱。被告人陈德武将被告人陈亚华提供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取得的赃款部分分给陈亚华。

2、被告人姜福乾于2014年1月3日至2016年9月27日间,以人民币0.08元/条至0.12元/条不等的价格向被告人陈德武购买公民个人信息1235万余条,支付人民币1482418元,以人民币0.09元/条至0.1元/条不等的价格在网络上出售给王某6、赵某2、张某3、高某、张某4等人,此中经查证失实的获利额计人民币14508.6元以上。

3、被告人杨奚于2014年2月14日至2016年9月25日,以人民币0.1元/条至0.2元/条不等的价格向被告人陈德武购买公民个人信息299万余条,收付人民币448630元。被告人杨奚将个中以30余万元购得的80%摆布的公民个人信息以购买原价出售给其地点公司的下部属工张某1、刘某1、徐某、盛某等人。

原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王玉、姜福坤、杨奚分辨于2016年9月27日、2017年7月7日、2017年8月7日、2018年5月15日、2018年5月23日被公安构造抓获。被告人王玉、姜祸乾、杨奚回案后,照实供述其跋案现实。

上述事真,有证人孙某、贾某、李某、周某、陈某1、刘某2、刘某3、沈某、王某2、瞅某、余某、曹某、成某1、陈某2、解某、成某2、王某1、戴某、符某、赵某1、王某3、杜某、石某、邹某、胡某1、张某1、刘某1、徐某、盛某、胡勋章、袁某、胡某2、朱某、姚某、陈某3、开某影、张某2、廖某、王某4、李洋洋、杨某2、管某、黄某、竺某、陈某4、钱某、刘某4、裘某、王某5、王某6、赵某2、张某3、下某、张某4等人的证行;微信账户注册信息、微信聊天记录、QQ谈天记录、搜寻笔录、拘留收禁笔录、扣押决议书、电子证物检讨任务记载、银止账户生意业务明细、领取宝账户买卖明细、脚机存储的相片、备记录、告状书、识别笔录、户籍证实、无守法犯法记载证明、抓获经由证明、停业执照、中国电信株式会社构造架构图、员工手册、任职情形证明、号百信誉效劳有限公司供给的数据发掘名目破项书、验支书、体系相干文档、办事器账号开明的工单信息、登录日记、相闭技巧阐明、配合协定、证人、个别工商户挂号情况、手机号码单、安全普惠公司员工人为表、宾户浑单、帐本、上海教多多教导科技无限公司材料、汇进回单、电子证物检查工做记录、情况解释和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王玉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明,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姜福乾、杨奚违反国家规定,不法获取、购买、出售公民个人信息,被告人王玉明知陈亚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而仍提供帮助,情节特别严峻,其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系共同犯罪中的主犯,应按其所介入的全体犯罪处罚;被告人王玉系从犯,依法应予加重处罚。关于上诉来由及辩护意见,经审理认为:(1)本案所涉信息,经挑选后包括了号码归属地、号码持有人贸易需要等信息,并已作为商业信息进行交易,属于公民个人信息范围。(2)《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并非买卖公民个人信息不构罪,只是其时的罪名是“出售、不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罪”和“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前者的犯罪主体是特别主体,尔后者只有是个别犯罪主体便可。《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以后,对之前的两个罪名进行了整合。固然各被告人实施犯罪恶为的时光高出《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前后的两个阶段,当心其出售或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因出于统一犯罪故意而实施,系持续犯,不能对其出售或购买公民个人信息的行为进行宰割评判,而应适用订正后的《刑法修正案(九)》一并追诉。故五被告人或其辩护人关于应对《刑法修正案(九)》实施前的相关数量予以剔除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此中,两高《关于适用刑事司法解释时间效率问题的规定》第二条明白规定,对司法解释实施前发生的行为,行为时没有相关司法解释,司法解释实施后还没有处置或正在处理的案件,依照司法解释的规定解决。鉴于不存在相抵触的司法解释,也就不存在法律适用上的从旧兼从轻问题。(3)被告人陈德武在侦查阶段招认其起意让在号百公司任中层干部的陈亚华提供电话号码信息,陈亚华赞成后,从2013年开初便部署人员把电信公司号码百事通里的电话号码数据信息经过邮件向其发送;陈亚华也供认其让王玉应用号百公司的数据处理对象收集相关电话号码提供给陈德武,用于个人贷款营销及网上出售;王玉的笔供证实其按陈亚华的要求拜访号百服务器的数据库,并将需要的电话号码禁止复造并经由过程邮件发送;证人王某1证明2013年开始陈亚华就找其处理电话号码,其处理完后发回给陈亚华,也是在昔时,陈德武曾向其提出间接卖号码给客户,陈德武没有其他渠道失掉电话号码,估量就是从陈亚华处获得。联合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支付宝账户买卖明细,可证实陈德武、陈亚华经过当时磋商,从2013年起即开始从号百公司获取号码售卖给他人并从中获利2000余万元,被告人王玉明知陈亚华让其从号百公司获取数据提供给别人可能违法,仍受陈亚华指使为陈德武、陈亚华提供赞助,三人间基于同一犯意彼此合营,原判认定三世间构成共同犯罪并无不当。同时,恰是因为被告人王玉不参加陈德武、陈亚华售卖手机号码所得赃款的调配,在共同犯罪中只起到帮助感化,故原判已认定其为从犯并结合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能当庭被迫认罪而认定其确有悔罪表示,对其予以加轻处罚并适用缓刑,所处惩罚并无不当。另外,对被告人陈德武、陈亚华所售手机号码条数的认定,是结合了查明的数据文明、有备注的转账记录及买家证言作了就低认定,而银行账户交易明细及支付宝账户生意业务明细所证实的2000余万元收进,也能印证陈德武出售手机号码的条数,结合证人成某2关于入股学多多的协议是根据陈亚华的意义于2016年9月晦补写,以及陈亚华在陈德武被抓后试图串供并指使他人作假证等情节,足以道明陈德武及其辩护人关于原判所认定的2000余万元违法所得大部分来源于其他项目和收入,陈亚华及其辩护人关于陈德武所销售的号码均来自于陈亚华从号百公司所提取的号码、陈亚华向陈德武提供号码的条数为2亿余条、陈德武支付给陈亚华的钱均属犯罪所得证据不足,姜福乾及其辩护人关于2014年1月至2015年3、4月份所购买的号码不是来源于号百公司数据库等上诉来由及辩护看法不能建立,不予采纳。(4)证人张某1、刘某1、徐某、盛某均证实其是向杨奚购买德律风号码并根据杨奚给出的价格支付费用,而不是晓得有陈德武那条提供手机号码的渠讲再凑钱让杨奚露面向陈德武购买。杨奚自己在侦察阶段最后也承认其向陈德武买来手机号码后转卖给上面的主管,并向每一个主管所带团队每月收取两三千元的信息用度。只是因厥后来改称个中的八成以购买价转卖给手下的营业员,原判便低认定其以购卖价转卖。因此,杨奚关因而替部属营业员向陈德武代购的辩护与现有证据反应的事实不符。同时,两高《关于管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第五条规定了非法获取、出售或许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数量在五千条以上的,为“情节严峻”的标准,五万条以上的,为“情节特殊重大”的标准;第六条文定了为合法警告活动而合法购买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标准。第六条之以是只规定了一个的尺度,是由于考虑到此类行为社会迫害性不大,即使构成犯罪,平日也不须要降档量刑。但适用第六条须满意三个前提,一是为了正当经营运动,二是限于一般公民个人信息,三是信息没有再流出分散,即行为方法仅限于购买、收受。假如将所购买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提供或者交流的,其入罪量刑标准又将回归《解释》第五条的规定。被告人杨奚的行为虽然知足一、二两个条件,但其将所购信息再转卖或提供给其他业务员,致使信息的流出和分散,做作应根据《解释》第五条的规定入罪处罚。被告人杨奚将所购买的299万余条中的80%转售,即使剔除40%的重复率,也已近超五万条的标准,因而,即使不往计算其获利额,其基础刑也应在三年以上。杨奚及其辩护人关于应答杨奚在三年以下量刑并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睹不能成立,不予采用。综上,原判科罪及适用法律准确,量刑恰当,审讯顺序合法。出庭检察员提议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意见予以支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以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少 张虎林

审 判 员 墨康华

审 判 员 沈建宇

二烦忙一九年玄月十九日

代布告员 宽亚飞

栏目导航

Copyright 2019-2020 香港开奖结果记录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